0°

173. Red Hat(2): 如何用免费的东西赚钱

内容预览:
  • 起码看起来是这样,从1995年开始成立公司,到1999年就在Nasdaq上市了,...~
  • 他仔细研究了软件这个行业,他觉得他要开辟一个新的领域才行~
  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软件那些事儿):173. Red Hat(2): 如何用免费的...~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软件那些事儿):173. Red Hat(2): 如何用免费的东西赚钱

如果有错别字什么的,只会在lmzdx.com上修改,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直达我的网站。

Red Hat的成功,可以说是利用开源软件上市第一个巨大的成功。起码看起来是这样,从1995年开始成立公司,到1999年就在Nasdaq上市了,总共也没几年时间。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容易的成功,但是,我认为实际上并不是这么回事,因为Red Hat是第一个用免费软件赚到如此多钱的公司,后来者也是目瞪口呆。一直到Red Hat上市,所有的软件都有源码,任何人都可以用Red Hat的源码,实际上这些软件也不是Red Hat写的,然后就能做到上市,在当时是一个非常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。

后来,Red Hat的创始人Bob Young出来解释过Red Hat是一个什么样的商业模式。我认为他的解释非常的好,虽然他本人不会写代码,但是这个事吧,不会写代码不见得没有能力做软件。做出那么多经典游戏的任天堂的老大山内溥不仅不会写软件,他连游戏也不玩,在最初的时候,他看到一个游戏,他就站在公司员工后面看别人玩,如果他觉得好玩,这个项目就能立项上线。在以前的时候,我曾经觉得我会写代码,应该会比不写代码的人看得长远,实际上我搞错了。就好像是农民工会盖房子,会挖地下通道,但是城市并不是农民工的。程序员也是这样,就算你会写软件,比如说你是哪个公司的,加班写了很多代码,但是,公司并不是程序员的,而是老板的。

所以,再回到Bob Young,Red Hat的创始人这里来,他说,卖软件很难赚到钱,不管是卖开放源码的,还是卖开放源代码的,都非常难。不要只看到了微软,就觉得卖不开放源代码的软件容易赚钱,这是一种假相。有大量的公司死了别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做软件和淘金一样,人的眼睛都放在淘金赚到钱的少数几个人身上,大量的人淘几年,连命都丢了,只是这些人都被大众忽视了。所以,在他卖软件和图书的时候,就发现了,这种事情非常的难,大量的软件和图书根本收不回成本。

他仔细研究了软件这个行业,他觉得他要开辟一个新的领域才行。他本人有个兴趣,对铁路很有研究,他说在以前,资本家都只关心铁路,实际上美国不少的大城市都是铁路的车站发展起来的,他举了一个例子是芝加哥,就是一个车站发展起来的。当时的铁路垄断者只关心铁路的干线,只要垄断的铁路的干线,就可以轻松的赚钱。外人根本就没法和他们竞争。

只凭借低价是没法挑战这些铁路巨头的,而是要换一种方法,把铁路巨头拉下马的是汽车,因为火车只能送到火车站,汽车可以送到你的家门口。汽车是比火车更好的运输模式。所以,他觉得他可以把开源这个模式发展成一个把不开源的拉下马的模式。当然了,当时没人相信他。他就一家一户的去卖,去推销,实际上,只要不怕失败,总是有一些公司相信他的话,然后买他的产品。

实际上我站在这里说故事是轻描淡写,可能受的苦,人家也不说,他只说了,无数的人听到一半就让他们出去了。上一期也说了,Bob Young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,开个卖图书软件的小店,在开这个小店的几年里,可能是卖软件,图书多了,就有了一些感悟。

他后来说,软件行业根本不能把自己看成高科技行业,而是要把自己看成是日用品行业。当时是1996年,他就有这个觉悟了,他说多年以后,每个人每天都要用软件,所以很有先见之明,现在我们每天都在用软件了。在1996年的时候,我连电脑都没用过,他就已经预见到软件是日用品行业了。日用品他有经验,他还从事过番茄酱的销售,他举的例子就是番茄酱的情况。

他说,番茄酱这个东西,最简单了,自己在厨房里就可以做,这东西也没什么版权,你有番茄,有醋和盐就能做出来,品味的区别仅仅是这些佐料不同的比例,没什么技巧。但是,80%多的番茄酱是Heinz的,他就很不理解,难道Heinz的就这么好吃么?他就拿着不同的番茄酱去不吃番茄酱的国家做实验,就会发现,只有两种情况,要么是这个人不喜欢吃番茄酱,所有的都不喜欢吃,要么是,都差不多,并没有证据证明Heinz的要好吃。

后来他觉得是Heinz定义了番茄酱,Heinz通过强大的广告策略,让人觉得只有Heinz的番茄酱才是正常的味道,其它的不是番茄酱。我个人也有点感触,因为我们周围都有一些人,只喝可口可乐或者只喝百事可乐,有的比较挑剔的只喝铝罐装的可乐。因为我不怎么喝可乐,我也喝不出来啥区别,我是山东人,我们对一个人非常失望的时候,会说,算了算了,你喝啤的吧。如果对一个人彻底绝望了,才会说,来,服务员,给他一瓶可乐。我一般不会让人绝望到让我喝可乐。在山东,尤其是我们山东的农村,一喝酒,都是拼酒,看谁先抛弃理智和健康。

还有他举了另外一个例子,现在发达国家的自来水可以随便喝,但是,法国的Evian的水就是每年能卖几亿美元。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已经有了一种非理性的恐惧,让人们认为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是不可信的。中国有点不一样,水龙头里的水真的要烧开了再喝,不要直接喝。

Bob Young有了这种思想的指导,就觉得这是Red Hat的一个机会,Red Hat要提供方便,提供质量,最重要的是要在客户中定义一个操作系统是什么样子的。如果能提供一个质量很高的产品,然后再能卖到比较高端的机构里,人们就会认为Red Hat的质量是不一般的。到时候,人们会愿意花50美元来买Red Hat而不是在网上下载免费的软件。Evian水就是这样的,因为人总是要喝水的,有人喝不起不要紧,只要基数足够大,总有人愿意花很贵的价格来买一瓶水。(我没喝过,在超市里见过,大概10来块钱一瓶水,好像那些明星都喝这个)。

所以,Red Hat的策略是,首先要让大量的人使用Linux,只要用Linux的人足够多,就一定有人愿意用Red Hat。爱好Linux的人越多就越好。他在文章里写的叫品牌的力量在技术交易中占有巨大的作用。我觉得翻译成人话就是,只要你有了品牌,人家就会信任你,就算你软件做的烂一点,也没太大问题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到了我工作时候的一件事,我工作比较早,早到那时候还没有git,这个是后来的,这个软件现在很流行,以前呢,大家用SVN,这种都是源码的管理软件。我呆的公司,不知道技术的老大怎么想的,这个SVN(Subversion)我个人觉得还是挺好用的,这个东西是免费的,是Apache出品的。但是,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个老大是参加了一个聚会,还是收到了一封促销邮件啊,他觉得SVN不行,要花个几十万用一家商业公司的产品。这个时候就显示出品牌的力量了,这个公司叫IBM,一听,就觉得靠谱啊,IBM啊,会跳舞的大象。反正我们打工的,让用啥就用啥呗,还能反抗不成?

IBM也有一个收费的代码管理软件,我觉得到我生命的尽头我也能记住他的名字,这个软件叫Rational ClearCase。这是公开场合,我不能说人家的软件难用,只能说这个软件和我们几个人八字不合吧。当时用的开发软件也是IBM主导的Eclipse,我当年写过不少Java的软件,按道理说,这两个软件都算是IBM深度参与的,至少插件应该很好用吧,结果不好意思,一点也不好用。bug狂多。但是因为这个软件是老大点头买进来的,不可能不用了啊,大家就硬着头皮用啊。一天至少有一个半小时在和这个软件做斗争,后来大家实在是要崩溃了,老大同意,再请IBM的人来给培训,我去,IBM又赚了一笔钱。

我说这个例子只是因为讲到了Red Hat这个策略,建立一个强大的品牌,让消费者认为这是一个高质量的产品。这个策略当然很有效,其它的公司,比如IBM也肯定是这种策略,但是,我们作为个人,不能让这些品牌给忽悠了,自己试试。同样的道理还有像现在Google这样的公司,他们有钱有人有时间,最近这几年还好了,前几年的时候,Google几乎一年出一个社交的产品。因为Google的名声在国内还是不错的,再加上当时国人就用QQ,一些互联网大牛都会写一些类似的标题:聊天软件就要变天了,社交媒体就要变天了。那几年,我总是被拉去用各种新的聊天软件,比如Orkut,Google Wave,Google Buzz,Google+等等。但是,最后都一地鸡毛,还是老老实实的用QQ。我们不能一直随波逐流。听任这些大公司忽悠,即使像Red Hat或者IBM,Google这样的公司。


以上就是:173. Red Hat(2): 如何用免费的东西赚钱 的全部内容。
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,谢谢。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